最专业的正规配资门户网站

「呼伦贝尔股票配资公司」安倍欲借奥运振兴经

2019《财富》美国500强:苹果第三 亚马逊首次进前五

呼伦贝尔股票配资公司在距离2020年日本东京奥运会召开不到一年之际,日本企业表现出了史无前例的参与热情。

日前,国际奥林匹克委员会(IOC)发布的数据显示,2020年东京奥运会已经从63家日本企业募集到超过31亿美元(约合219亿元人民币)的赞助,几乎是北京和伦敦奥运会的三倍左右,也是近期两届世界杯足球赛的两倍。

此前的纪录保持者是2008年举办的北京奥运会。当时的赞助金额为12.18亿美元。2020年东京奥运会还未正式举办,便已打破纪录,成为了体育史上所获赞助最多的赛事活动。

东京上一次举办奥运会还要追溯到1964年,当时的主题为“战后重生”。国际奥组委的官方信息显示,本届赛事则关注创新,包含自动驾驶以及人工智能如何运用至奥运会等。赛事将从2020年7月24日开始举行,延续至8月9日。

对于日企展现出来的满腔热情,专门研究体育营销的专家广隆松岗元(HirotakaMatsuoka)告诉第一财经记者,“日本的公司将支持体育视为它们的义务。几十年来日本企业均以‘服务社会’为价值核心,因此难以拒绝东京2020年奥运会的号召。”

“劲敌”携手赞助东京奥运

此前,东京奥组委的计划是通过赞助商筹集15亿美元,如今看来,这一目标不仅提前且翻倍实现了。而这背后离不开日本国内企业的热情投入。就连2020年东京奥运会协调委员会主席约翰·科茨(JohnCoates)也表示,东京拿到31亿美元的本土商业赞助收入,“令人惊讶。”

第一财经记者查询国际奥委会官网显示,此次东京奥运会的赞助商体系分为4级。最高级别的是国际奥委会的奥林匹克全球合作伙伴(TOP)计划。支持2020年东京奥运会的全球TOP合作伙伴包括可口可乐、阿里巴巴、法国源讯、普利司通、陶氏、通用电气、英特尔、松下、丰田等13家国际企业。

位于TOP之下的则是国内赞助商级别,包括黄金合作伙伴、官方合作伙伴以及官方支持商三类。目前已签署“黄金合作伙伴”计划的日本本土赞助商共15家,包括为人们熟知的佳能、富士、三井不动产等;32家“官方合作伙伴”包括日本邮政、日本最大旅行机构JTB等;另外,还包括16家“官方支持商”。

需要指出的是,国际奥委会表示,创纪录的31亿美元赞助并未将TOP计划中的日本企业(即松下、丰田、普利司通)统计在内,而仅来自于63家日本国内的赞助商。

值得注意的是,国际奥委会允许东京奥组委打破“一个行业一家企业”的惯例,在每个类别的赞助签署多个合作伙伴。在这种情况下,出现了直接竞争对手“联手”赞助东京奥运的局面。

其中,日本航空公司(JAL)和全日空(ANA)、瑞穗银行和三井住友银行、HIS和JTB旅行社、三井不动产和大和房屋、西科姆(SECOM)保全公司和Alsok综合警备保障公司、龟甲万酱油和味之素……甚至骊住(Lixil)和Toto两家卫浴类的生产商,也双双携手出现在同一张赞助名单上。

对此,2010年温哥华冬奥会赞助销售总监戴夫·多罗吉(DaveDoroghy)表示,“同时拥有两家航空公司或两家银行,是闻所未闻的。我很惊讶他们可以在不排他的情况下募集到这些资金。”

“安倍经济学”的第四支箭?

对于日本首相安倍晋三而言,非常希望能借2020年奥运会这股“东风”振兴目前停滞的经济。而有日企高级管理人员透露,许多赞助合作协议的签订,正逢政府“安倍经济学”推广的热潮。

日本内阁府8月中旬发布的数据显示,受强劲的个人消费开支和企业投资带动,日本2019年第二季度实际国内生产总值(GDP)按年率计算增长1.8%,环比增长0.4%,连续第三个季度实现增长。

虽然数据看起来不错,但分析人士认为,二季度个人消费增长强劲是因为庆祝新天皇即位的“十连休”带来的旅游和休闲支出旺盛,并不具有可持续性,还可能导致人们控制今夏的消费。

当前的日本经济走强,很难说是昙花一现还是全面复苏,因此安倍不愿错过奥运会这剂强心针。早在2013年得知日本获得2020年夏季奥运会主办权之后,安倍就曾表示,“想让奥运会成为扫除15年通货紧缩和经济衰退的触发器。”有些人甚至将奥运会称为“安倍经济学”的“第四支箭”。

目前,安倍政府正通过基础设施支出的增加以及改善、提升入境旅游便利等,试图将奥运经济的红利最大化。

在基建方面,日本央行曾在《2020年东京奥运会经济影响》的评估报告中预估,基建投入的刺激将使得2018~2020年的GDP每年平均上升0.2~0.3个百分点。日本内阁府的数据显示,2018年全年日本GDP实际增速0.7%,低于预估的1%。

在旅游业方面,日本政府此前提出了到2020年使全年访日游客达到4000万人次、消费额达到8万亿日元(约合5315亿元人民币)的目标。日本观光厅今年初发布的数据显示,2018年的访日游客人数同比增长8.7%,至3119.19万人,连续7年保持增长;同时,访日外国游客的消费额比2017年增长2%,增至4.5064万亿日元。

日本内阁官房长官菅义伟表示,安倍政府已将旅游作为振兴地方的王牌及增长战略支柱而加以推进,日本各地将会朝着最新目标继续努力。为此,日本政府已在今年推出了多项旅游业改善措施,比如鼓励日企通过服务而不是商品来吸引外国游客。对于最大海外游客来源地的中国,日本政府已简化签证流程,对北京、上海领区游客实行电子签证,同时这一措施将在明年于中国全境铺开。

然而,安倍在奥运经济方面的算盘能否打成,还存在不少变数。

此外,也有日本企业担心成为奥运赞助商后会对企业布局产生压力。体育用品集团亚瑟士(Asics)的首席执行官尾山基(MotoiOyama)表示,他担心无法负荷奥运会的巨额财政承诺。这迫使企业减少长期投入在中国、印度和其他市场的资金,“多年的努力可能会付之东流。”

也有企业高管抱怨道,公司支付了大约1亿美元,成为与佳能、瑞穗和野村并肩的15家黄金日企赞助商之一。“我们甚至没能拿到一张观看赛事的门票,我的公司在场馆放置任何广告都需要额外费用。”这位公司高管说道。

(文章来源:第一财经日报)

呼伦贝尔股票配资公司 某城商行的理财经理称,“资管新规逐步实行,明年非保本、保本理财全部变成净值型,建议资产配置考虑保险产品,可锁定现在的收益率。”